换个思路 一串香蕉也能走红

2018-12-06 14:15

时令已入冬,位于贵州南部山区的册亨县依然一片青翠。

  地处南盘江与北盘江交汇的夹角地带,两股奔流的江水呈三面包抄之势,如同将册亨县困进一个口袋之中。位置偏远、交通不便,加上地貌复杂,经济发展受到严重束缚。2017年末,册亨县贫困发生率达16.54%。

  册亨县的乡村人口约占八成,在缺乏工业支撑的条件下,要摘掉贫困县的帽子,发展农业产业是关键。近年来,立足自然环境、产业基础和优势资源等条件,县里确立了“南林、北畜、中菜”的产业布局。

  然而,对南北盘江沿岸的乡镇而言,受山高谷深、沟壑纵横、耕地匮乏等不利因素影响,扶贫产业推进起来困难重重。如何在可预期的时间内让百姓实现脱贫,同时形成长效致富机制?现实考验着帮扶干部的智慧和能力。

  “听说了这件事,我们眼前一亮,有种找到藏宝图的感觉”

  册亨县沿江地带虽地形破碎,但水热丰富,年均气温超20摄氏度。长期以来,当地百姓就有种香蕉的传统,但仅限于在房前屋后的山坡上零星种植。由于交通闭塞,香蕉很少能卖出去,吃不完就干脆烂在树上。偶尔有不怕麻烦的老乡,挑着香蕉翻山越岭去赶集,两三毛一斤都鲜有问津。

  几年前,一位外地游客自驾游,途经岩架镇时品尝了香蕉,对其皮薄肉嫩、香甜软糯的品质赞不绝口。离开时,他还特意挑选了一串重达80斤的香蕉,准备送给亲朋好友尝鲜。老乡见到了“金主”,便随口喊出了每斤1元的价格, 是当地市场价的两三倍。没想到游客二话不说,痛痛快快掏了钱。

  一串香蕉卖80元,消息很快传遍全镇,镇党委书记李成恩说:“当时正焦头烂额地研究产业,但一直没找到好项目。听说了这件事,我们眼前一亮,有种找到藏宝图的感觉。”

 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李成恩领着农科员和扶贫干部一头扎进深山,对能否将香蕉产业发展成主导产业进行实地调研。“自然条件的确能生产出高品质香蕉,而且山坡谷底都能生长,有足够空间保障规模化发展。特别关键的一点,我们老乡栽种经验丰富,不需要花时间从头做技术推广。”

  仔细盘算收益:一亩地种110株蕉苗,每株至少能挂40斤果,每斤只要卖到8毛钱,一亩地就有3500元收入。“打理得当,一株苗可发出两三棵香蕉树,到时收益还能更上一层楼。”李成恩了解到,蕉苗种下14个月后开始挂果,稍具规模便能实现全年有蕉可采。“见效好、增收可持续、贫困户覆盖广,这不正是我们苦苦寻找的脱贫好门路吗?”

  2015年,经过充分研究论证,岩架镇决定以香蕉种植为重点支柱布局产业。

  “从来不赚钱,现在却说香蕉可以帮我们发家致富,谁敢信”

  “祖祖辈辈都种,从来不赚钱,现在却说香蕉可以帮我们发家致富,谁敢信?”产业选准了,实施起来并不容易,第一关就是做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。洛王村贫困户罗福辉家里有数十亩山地,曾经尝试过种经济作物,但都收效甚微,最后就种点苞米糊口。他靠农闲时打零工供着一家七口,尽管日子过得艰难,却再也不指望靠种地改变生活。

  当时,岩架镇拿不出经费推动老百姓种香蕉,就先在信用社贷款20万元成立专业合作社,从广西采购了2000亩蕉苗,动员各村党员干部带头示范种植。县里了解到岩架镇的情况后,从省里争取到900万元项目资金,在全县低热河谷地带乡镇推广香蕉产业。

  不久后,册亨县出台产业扶持政策,初期每亩香蕉地补贴550元,用于农户购苗和栽种补偿。还筹集资金,完善县乡村组四级交通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,积极与各大电商平台和各地农商农超对接,为香蕉出山做好准备。

  “相当于不用自己投钱,还帮忙解决销路问题,挂果后合作社以每斤不低于0.8元的价格收购,我当时就动心了。”罗福辉想了想:种苞米刨去成本后,每亩纯利润不到150元,而种香蕉的预期收入远高于此。就这样,50亩香蕉陆陆续续种下了。

  2016年,全县香蕉种植面积超2.5万亩。虽然当地农民有一定种植基础,但还达不到专业水平。为提高种植产量质量,县里一方面组织种植大户、专业合作社成员及村干部到广西、云南等主产区学习;另一方面,邀请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、贵州省农科院及各级农委的技术专家来田间地头培训。

  “施农家肥,不允许使用催熟剂,只有按他们的要求种才保证收购。”看着香蕉树的长势,罗福辉认定,这一次押宝准没错。

  “现在卖的还是初级产品,今后将延长产品生命周期,提高附加值”

  2017年开春,前期挂果的香蕉成熟了,苦心经营两年的扶贫产业,终于迎来首次大检验。4月,册亨香蕉在“黔邮乡情”电商平台上线,1小时就卖出1万斤,每斤售价超3元。此后,册亨香蕉又进入京东、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,上线4天售出19吨,一夜走红。去年,册亨香蕉线上销售232吨,带动线下销售额1000余万元,蕉农户均增收1.8万元。

  “去年我的香蕉只熟了一小部分,但也卖出4万多元,没想到守着穷山沟也能脱贫。”今年,罗福辉有30亩香蕉树挂果,天天有成熟香蕉要采摘,隔段时间就要往镇上的合作社送一车货。

  岩架镇一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齐兴贵说,现在每天至少有20吨香蕉在镇上集结,不过夜就能全部装车发往全国各地。“品质高的香蕉收购价都涨到了1.5元,农户送来多少我们就收多少,不愁卖。”

  截至今年8月,册亨县香蕉种植达6.5万亩,挂果面积超2万亩,产值1.5亿元。7812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参与香蕉种植,产业基地、合作社每年还能固定或不固定吸收8600人次贫困劳动力就业。造血式扶贫最难啃的硬骨头,被一串香蕉撬开了突破口。

  “现在卖的还是初级产品,今后将延长产品生命周期,提高附加值。”册亨县副县长欧阳川介绍,再过一段时间,引进的香蕉加工厂将投入使用,到时香蕉可以就近深加工为香蕉膏、香蕉粉等产品,年产值预计可达5000万元。

  一片占地44亩、总投资2000万元的香蕉分拣中心,也完成了主体建设,集分级包装、冷链配送、市场交易、数据平台于一体,正逐步投入运营。离县城不远的高洛新区,占地600多亩的香蕉大数据扶贫产业园也在建设中……

  从育苗种植、加工生产、电商销售,到冷链物流、旅游观光,未来册亨县计划通过三产融合,实现产业发展与农户增收双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