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“三农”问题放到国民经济全局中考虑

2019-03-12 15:00

“乡村振兴应该从哪里发力?传统的乡村还能不能回得去?”3月11日上午,民盟界委员联组就“推进乡村振兴”议题开展界别协商。乡村振兴是民盟界委员自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以来,始终关注并积极出谋划策的重点领域,在此次界别协商中再次集中探讨“农业、农村和农民的那些事儿”,委员们依然有很多想说的。这不,会议一开始,张世珍委员就抛出了两个问题。

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两个问题,张世珍坦言是有感而发。“中国传统的‘去农’文化根深蒂固,很多农民并不是自愿选择生活在农村,只要有条件的基本都会离开农村奔向城市,尤其贫困地区孩子读书,就是为了离开农村。”张世珍认为,基于城乡二元结构的矛盾已经存在多年,一定要把“三农”问题实实在在放进国民经济的全局去考虑,尤其要从体制机制上去改变。“要逐步化解农村空心化现象,做好乡村的发展规划,创新农村土地流转制度,推动土地要素在农村汇聚,同时分区分类差别化推动乡村振兴,因地因需出台指导政策。”

杨维刚委员特别赞同张世珍关于“分类指导”的建议,但他把视角更加具体到乡村振兴的人才问题上。

“要把人力资本开发放到乡村振兴的首要位置。围绕这个议题我们开展了半年调研,乡村人才需求类型已经发生了变化,现在农村需要的是能帮助致富的代理人,是引领乡村文明的带头人,是能把特色农产品推介出去的推销员。”在杨维刚看来,农业还不够“强”,农村还不够“美”,人才返乡的动力就不足。要补乡村振兴人才的短板,他建议,要着力加强基层干部队伍、新兴职业农民、基层农技队伍等建设,破解人才干事创业的要素瓶颈,健全人才激励机制,为人才提供项目支撑和融资担保,鼓励有条件的乡村创业投资。

李晓安委员对近年来兴起的“共享经济”关注颇多,他发现农业机械共享同样是提振乡村发展的重要抓手。“我们要鼓励农业大户和互联网平台合作,丰富农机种类和数量,组建跨域的农机共享平台,然后加强农机操作培训,采用现代信息技术对农机进行监控,运用微视频讲解开展远程服务,鼓励跨区域调配农机资源,提升使用效率。”

“要在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的环境中,真正实现农村增美、农民增收。”许亚南委员是女委员,更关注“美丽”与“乡愁”。她呼吁,加快农文旅融合发展助力乡村振兴,“农”是本体,将农业农村的田园风光有机结合,延长产业链提高价值链;“文”是灵魂作用,要推动更多文化资源和要素增进其中;“旅”是载体,要注重旅游品质的提升。

提到文化旅游,丁梅委员接上“话茬”先讲了一个调研中的真事:调研所到的某地古村镇,一开始机械地理解新农村建设的要求,愣是把原来具有历史风貌的石板路铺上了沥青,后来发现他们村镇有条件申报历史文化古村镇,又赶紧对照条件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铺上的沥青给铲掉。

在大家苦笑摇头之际,丁梅呼吁道,“乡村振兴一定要坚持规划先行,坚持发展规划和保护利用相互融合,历史文化资源具有不可复制性,要认真调查分类和标记,对于没有列入文保范围,但是具有一定保护价值的古民居古村落要格外注意保护,同时要避免去原住民化的倾向,不要把村民一搬了之,原住民也是古村风貌中的一分子。”

协商讨论中,现场来自发改委、农业农村部和财政部有关部门负责同志,与委员们互动交流,感谢委员们对乡村振兴的支持,并对15位委员的意见建议进行了回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