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子在天津大爆炸中牺牲母亲在汉生下龙凤胎希望他们也参军

2017-12-17 11:18

独子在天津大爆炸中牺牲,母亲在汉生下龙凤胎:希望他们也参军

楚天都市报记者李晗 通讯员高翔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

家中独子两年前参与天津港大爆炸救援不幸牺牲,48岁的方志英不顾家人再三劝阻执意再次怀孕生子。经过两年四次试管婴儿,终于成功怀上一对龙凤胎。12月14日上午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,方志英剖宫产,母子平安。

哥哥叫庞清晖,妹妹叫庞恩琦,“琦”和“题”谐音,是为了纪念两年前牺牲的儿子庞题。昨天上午,医院产科病房里,49岁的丈夫庞方国为两天前诞生的龙凤胎起好了名字,但病床上的方志英一听到儿子庞题的名字,仍然难掩伤心,眼中噙泪。

痛失独子后母亲执意做试管婴儿

庞方国和方志英家住湖北省随州市唐县镇,2010年,他们的独子庞题参军入伍,曾是天津市公安消防总队保税支队天保大道中队班长。2015年8月12日晚天津港特大爆炸事故发生后,庞题主动请缨参与救援不幸牺牲,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4岁。

独子在天津大爆炸中牺牲,母亲在汉生下龙凤胎:希望他们也参军

儿子牺牲后,庞方国夫妇陷入了深深的悲痛。特别是方志英,回家后陷入对儿子的思念不能自拔,每天神情恍惚。庞方国不得不没收妻子的手机,删除了手机里所有儿子的照片,家里所有关于儿子的物品都藏起来,甚至连“儿子”、“庞题”等字眼都不敢提。但即便如此,方志英依然对儿子的离去难以释怀。2015年年底,她向庞方国提出,想再生一个孩子。

“你思念儿子的心情我可以理解,但我们都是快50岁的人了,而且你身体也不好,怀孕生子风险太高。”面对妻子的再三恳求,庞方国一直咬牙不肯同意。

庞方国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,方志英十年前曾经出现脑梗,幸亏抢救及时没有瘫痪,但右边身体已经失去知觉,而且还有高血压等基础病,如果当高龄产妇,即使通过试管婴儿怀孕成功,把孩子生下来依然风险重重,自己不希望失去独子后,妻子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。

不过,一向性格温顺的方志英这次却非常执着,经过三个多月的反复恳求,庞方国心一软,答应了配合妻子再次怀孕的请求。

不顾身体虚弱,两年连做四次试管婴儿

去年年初,庞方国夫妇来到武汉多家医院咨询,医生得知他们俩年龄都已超过46岁,告诉他们只能通过试管婴儿怀孕。4月初,他们来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开始第一次试管婴儿。然而很可惜,并没有成功。此后,他们两年内连续进行2次试管婴儿,也都宣告失败。

独子在天津大爆炸中牺牲,母亲在汉生下龙凤胎:希望他们也参军

医生告诉庞方国夫妇,高龄产妇做试管婴儿成功率较低,特别是40岁以上的女性成功率在15%以下,流产率特别高。但方志英怀孕的意愿非常坚决,表示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也要全力尝试。

“心理压力很大,这两年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。”方志英不愿回忆两年内备孕试管婴儿“屡败屡战”的经历,只觉得每次听到“不成功”的消息时,心里就如同压下了千斤巨石般沉重。但自己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不论尝试多少次,一定要成功怀上孩子。

孕育新生命却难忘丧子之痛

方志英的坚持终于获得了好结果,今年5月第四次尝试试管婴儿,成功怀上双胞胎。庞方国清楚地记得,2017年5月13日第4次尝试试管婴儿,14天后查出怀上后的那一刻,妻子的脸上浮现出两年未见的微笑,自己也流下了幸福的泪水。

回到家里保胎的方志英按照医生的叮嘱按时定期产检,小心翼翼地呵护腹中双胎。庞方国也不再外出打工,留在妻子身边照顾。医生叮嘱他们,在孕期一定要保持轻松愉悦的心情,庞方国也故意与妻子多聊一些宝宝出生后的生活、打算等,希望能让方志英在怀孕期间忘记丧子之痛。

不过,每逢春节、清明等假期,方志英都会偷偷流泪,庞方国发现后关切询问,她却总是含糊地搪塞,庞方国再三叮嘱她,不要想不开心的事情,否则对腹中的胎儿不好。11月20日,腹部已明显隆起,躺卧在床上的方志英默默地流泪不止,庞方国正打算安慰,突然想起今天正是儿子庞题的农历生日,不知如何开口的庞方国只好轻轻搂住妻子。

半个月前,由于胎儿压迫,方志英无法平躺,每天只能坐着睡觉,上周出现大喘气,担心妻子出现突发状况。12月12日,庞方国和亲友一块带着方志英来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。经过产科主任李家福等医生综合评估,决定为怀孕33周的方志英进行剖腹产。

独子在天津大爆炸中牺牲,母亲在汉生下龙凤胎:希望他们也参军

独子在天津大爆炸中牺牲,母亲在汉生下龙凤胎:希望他们也参军

12月14日上午,方志英成功生下一对龙凤胎,体重都是2190克。由于是早产儿,出生后立即送入新生儿ICU,目前生命体征平稳,预计下周可以出院。

丈夫借钱也不肯用儿子抚恤金

“我还没有机会和宝宝面对面,但医生帮我拍了两张宝宝的照片,我和妻子每天都会看好几遍。”庞方国表示,龙凤胎老大是男孩,从照片上看,和庞题当年出生时的神情几乎一模一样,这令自己和妻子都感到非常欣慰。

经历成功生育的快乐后,庞方国夫妇又陷入了烦恼。原来,家境本不富裕的他们为了这次怀孕生子,前前后后总共花费了30多万元,不但花光了积蓄,还找亲朋好友借了不少钱。庞方国说,这些钱等到回家后,自己再出去打工赚钱还上。

在庞题牺牲后,庞方国夫妇曾领到过一笔抚恤金,但庞方国态度坚决地表示,这笔钱自己和妻子就算再难也不会动一分。

“我和妻子商量好了,这些钱留给这两个孩子,他们今后上学、工作、结婚都要花钱。我们年纪大了,要多为他们考虑。”庞方国表示,庞题牺牲后,部队的领导和战友每年都会到家中看望,这次到武汉生产,医院也专门安排了光线最好、最宽敞的病房。身边一直有好心人关照,再多的困难也能克服。

谈及两个孩子未来发展,庞方国望着病房窗外波光粼粼的东湖若有所思。“我希望他们有机会也能参军,我会把庞题的故事讲给他们听。”庞方国表示,自己的家族里有十多人当兵,自己至今不后悔送儿子参军。儿子庞题做了该做的事情,没有给军人家族丢脸,是自己永远的骄傲。